市民鄧先生的電腦里,存著兩段從他行車記錄儀上拷貝下來的視頻,那是前天上午10點左右在他行車過程中自動拍攝的。儘管兩段視頻總長不過4分鐘,但是畫面記錄中mSATA的黑色轎車司機時而狂踩剎車上下晃動,時而突然加速橫穿變道,驚險程度著實讓人捏把汗。
  車外接式硬碟子在橋面上“跳舞”
  前天上午10點左右,鄧先生從南岸區駕車前往渝中區,當他行駛到石板坡新竹買屋長江大橋的橋面中段時,前方左側車道的一輛黑色別克轎車,一下子吸引了他的註意。
  “那個記憶體時候橋上有點緩堵,一直堵到長江大橋南橋頭。”鄧先生回憶,黑色別克閃著應急燈,正往右打方向盤準備變道超越前面的一輛出租車,“不曉得為啥子,司機突然猛踩了好幾腳剎車,車子在原地不動的情況下,一個勁地上下聳動。”
  鄧先生說,看著這輛在路面上“跳舞”的別克車,他的第一感覺是:多半是個新手在駕駛,不然不會像個“黃棒”,連SD記憶卡剎車都不會踩。
  車窗外懸著一隻腳
  鄧先生放慢了車速,等待那輛車變道。然而,別克車滑行了不到一米,又重重地踩下一腳剎車,整個車輛再次呈現出忽上忽下的晃動。這不但把鄧先生嚇了一跳,還把一輛白色摩托逼停。
  誰也沒想到,這一波驚險剛過,黑色別克的司機又製造了下一波驚險:別克車仍然向右前方斜著車身,緊貼在第三車道的一輛長安小貨車身後,試圖再次變道;就在右側車輪完全越過車道線時,原本在第三車道上正常行駛的一輛公交車也被逼停。
  “它本來已經到了右邊的第三條車道,或許是看到我這條車道前面有一段空位,於是就突然把方向盤往左打,再次回到第二條車道。”鄧先生說,這時,他發現了令人驚奇的一幕——別克駕駛室一側的車窗上,赫然懸著一隻赤腳!
  這司機是在秀技術?
  鄧先生後來確認,這隻腳正是別克車司機的左腳。因為,一直跟在別克身後的他註意到,這輛車牌號為渝B6×××7的別克車上,除了駕駛室的司機之外再無其他乘客。
  “左腳蹺起來放在車窗反光鏡那兒,光憑右腳來踩油門和剎車,想想都覺得彆扭,哪怕是輛只需右腳就可開動的自動擋轎車。”有著10年駕駛經驗的鄧先生這樣總結道。他說他後來才想通,別克不像是車輛有異常,更像是司機在一邊練習單腳開車的高難度技術,一邊顯擺。
  在長江大橋上繼續行駛的別克車,車身一直呈現上下聳動、前後晃動的“跳舞”姿態,在橋面上隨意變道,讓好幾位原本正常開車的司機不滿地按起了喇叭。此後鄧先生沒再留意到那輛黑色別克車,只是憑車道推測,它應該駛向中興路、解放西路方向。
  鄧先生說自己將行車記錄儀影像公佈出來,是想曝光那名司機的行為,他認為該司機既違反了交通法規,也對自己和別人的生命安全極不負責。
  說法>
  該司機涉嫌違反道法 妨礙交通安全
  說法>
  重慶學苑律師事務所夏天律師表示,儘管這樣的開車方式很危險,也涉嫌違反交通法規,但不構成危險駕駛,因為危險駕駛的前提條件是醉酒駕駛或者追逐(飆車)致死。
  “嚴格來說涉嫌違反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,這位司機的行為與開車打手機、吸煙、吃零食的性質差不多,屬於‘其他妨礙交通安全的行為’。”夏天說,一旦導致了交通事故的發生,且判定司機的行為對交通事故有直接影響,那麼該司機勢必要承擔相應的責任;如果造成較大財產損失、人員傷亡等其他嚴重後果,還有可能構成交通肇事罪。
  體驗>
  司機左腳懸在車窗外
  車能開走但很危險
  根據鄧先生描述該司機的動作,重慶晨報記者昨天找到一個沒有其他車輛的開闊地,進行體驗。
  為了將左腿掛在車窗上,記者不得不將駕駛座的位置稍向後調整。待左腳置於車窗框位置時,左腿與自然平放的右腿之間形成了一個90度左右的夾角,姿勢非常彆扭。更為彆扭的是,還要將雙手放在方向盤上控制方向,於是記者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往後仰起,視線受到一定阻礙;此外,掌控方向盤的手肘也不得不伸得筆直。
  由於駕駛座後移,右腳只能勉強夠到油門與剎車踏板,因此在車輛行駛的過程中,特別是從油門轉換到剎車的過程中,操作起來不但稍顯費事,也更為費時。記者的好幾次剎車,都與鄧先生視頻中的那位司機一樣,踩了老剎車,造成車輛嚴重晃動。
  專業機構曾測試過司機的應急剎車反應時間,專心駕駛時為1.278秒,打電話時為1.585秒,那麼像左腳懸起這樣開車的應急剎車反應時間,應該會遠遠超過打電話時,更不利於行車安全。
  鏈接>
  邊開車,邊吃面、捏腳
  奇葩司機讓人心驚肉跳
  2013年11月,雲陽縣某公交車司機,由於中午沒來得及吃午飯,一邊駕駛載有乘客的公交車,一邊吃面。他左手端面右手拿筷,挑起麵條大口往嘴裡送,見車輛走偏後放下筷子調整方向盤,回到正常行進路線後,又邊吃邊用手肘抵住方向盤。
  2013年10月,從大足龍水開往成都的一輛長途大巴上,司機邊開車邊玩手機,甚至還鬥了15分鐘地主。乘客提醒後,他也只是回頭看了一眼,然後繼續耍手機。3個小時車程,這種狀態持續了近2個小時。
  2013年7月,外環高速路上,一名司機在以80公里的時速駕駛輕卡行駛時,竟把左腳放在了儀錶盤上,還不時用抓方向盤的左手揉捏腳趾。即使看到自己的行為被人拍下,司機依然淡定,我行我素。
  2012年6月,一名駕駛黑色比亞迪的年輕男子,在行駛到黃泥塝立交橋面時,竟然三次打開車門,身體懸在車外,左手抓著車門,左腳踩在車窗框上,右腳留在車內,右手扶著方向盤。  (原標題:司機左腳懸在車窗外 彆扭又危險 )
創作者介紹

donut

ha30hajic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